我们的国家需要自己的文字:《王的文字》

我们的国家需要自己的文字:《王的文字》

  语言和文字同样作为传播的媒介,一个使用门槛较低、使用範围较为广泛,一个使用门槛较高、留存性也更佳。但不论是哪一种媒介他们都承载着沟通的任务,另一方面而言,他们也能是垄断的利器。

  《王的文字》演绎了朝鲜时期世宗大王艰难的造字过程。当时的知识受儒士把持,因为一般文书皆是以汉字记载,人民多是文盲,自然也没有议论世事以及学习的能力。世宗大王是韩国史上公认的明君,韩国文化在他主政时期得以发扬,当然这就包括了他创制《训民正音》一事。在创建文字的过程中他召见了国内最不待见的和尚,一个是一国权力最大的人,一个是一国最低贱的人,过程可能发生的冲突以及带给观众的戏剧张力显而易见。

  造字过程中他遇到了许多阻挠,造字一事反倒成了最简单的部分,只要有心、用对方法,总有事成的一天,但是内外压力却是大得多了。群臣的反对最先袭来,他们是把持国政的人,也是该时代的既得利益者,而一切都来自于他们对知识的垄断,若说儒术是门帝王驭民之术,那说的好听点,群臣是承接了系列思想,视国家大事为己任,而说得明白些,就是视一国为个人私产的腐儒了。然而国家不是君王的也非臣子的,而是人民的,世宗大王向信眉和尚说:「你我都是向人民乞食。」就代表了他的开明思想。

  另一个困难则是来自明朝的压力,当时朝鲜为中国藩属,一个大臣向君王表示,造自己的文字恐会让中国觉得朝鲜怀有二心。这样的言辞虽是在阻止世宗大王的造字工作,却也不无道理。文字既然也是交流的媒介,那幺自然会加深相同文字使用者的关係,当有了自己的文字后,一个民族或国家的主体性就会更加被突显出来。若放到台湾的状况来看,许多人提倡闽南语或是其他母语也是为了让传统文化得以继续被保存,更甚者,它是区分他国所定订的「中华文化圈」的一条佳径。

我们的国家需要自己的文字:《王的文字》

  再者,一旦人民开始学习就会变得难以「控制」,近代与现代的倡议者透过宣讲、印刷品传递思想就是希望启迪民智,而这正是统治者最害怕的,不论是帝制时期亦或现代的政治体制,一旦政府有了国家是一人乃至一党财产的心思,人民当然是越笨越好了。

  本片也刻画了一个聪慧女性的形象,世宗大王的妻子昭宪王后不但介绍了信眉和尚给他,更认为女子也同样要学会书写;她同时也扮演了丈夫与信眉和尚之间的润滑剂,在两人气氛凝固之际用一个喝茶的问候继续对话,她过世后她的儿子则承接了这样的角色,这样细緻的电影语言也映照韩文诞生的意义,而世宗躺在地上的画面淡出,信眉和尚躺着思考造字法则的画面浮上,也是代表了两人同心造字的心路历程。

  《王的文字》虽讲述的是一段生硬的历史,但造字的艰辛却用了许多有趣的片段来点缀,不论是想像声音代表的符号与文字,亦或和尚与儒士之间的针锋相对都饶富兴味,文字的初始有了更动人的诠释。

电影资讯

《王的文字》(The King's Letters / 나랏말싸미)-曹喆铉,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