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东铁毁约掀风云 首相访华负重任 引马中列车回正轨

新时代马中关系(第一篇)

【独家】东铁毁约掀风云 首相访华负重任 引马中列车回正轨


一条铁路,一纸合约,掀起两国政经风云?

希盟政府上台后的第一个大动作,即对多项大型外资合作项目喊停,涉及投资数额是惊人的逾千亿令吉,各种猜测与分析纷沓而至,尤其中资参与的重要基建项目,顿时被卷入前朝政府舞弊窃国的漩涡里,国内舆论也难得一面倒支持政府。

这项紧急刹车的举措,马中关系最先成为国内外的关注焦点,究竟大马的“毁约”是否合理?重新检讨和谈判的必要性为何?此次事件对于马中两国的影响究竟有多广泛多长远?会否留下后遗症?

马中关系,犹如铁轨般长,如今上述计划暂时喊停或展延推行,与其说是毁约,不如说像是火车脱轨,从首相敦马哈迪医生8月访华看来,修轨扶铁,再次上路,是意料中事。

但马中这架投资列车未来以什幺姿态上路,马中关系“铁轨” 是否有些许的缺损,及马哈迪此行,是各界关注的焦点。


【独家】东铁毁约掀风云 首相访华负重任 引马中列车回正轨 东铁工程已展开13%,紧急刹车引发巨大的关注。

解前朝烫手山芋  

敦马访华觅“止血”良方

从南下狮城的隆新高铁(HSR)到东马的输油管,再到“一带一路”东南亚枢纽的东海岸铁路(ECRL),牵动了马来西亚政权更迭后与多国的友好关系,尤其工程已进行了13%的东铁工程,成为关注焦点,比起其余尚未动工的项目合约所具有的转圜空间和时间,是相对棘手且需尽速解决的当务之急。

各项大型外资合作项目动辄数十亿,甚至过百亿令吉,且涉及马、新和中国多方国营和官联企业,非一般的工程投资合约,而且港口、铁路、油管等工程项目,是一个国家经济上极重要的基础建设,更深入来说,还牵涉到国家安全,鲜少(或几乎不会)由外国承包或交由外国投资企业负责。

再者,外资对于一个国家来说,除了促进双边经贸关系,更长远的目的是互惠互利,取他人之长之强,补己之短。通过外来资金流入带动经济发展,制造就业机会,习其经验和技术转移,这些都是一个国家与外资签约合作时,所设下的基本规定或要求。

希盟从5·09全国大选前就提出检讨中资,到入主布城后不惜冒“毁约失信”风险,手起刀落切断合作项目的强势举措,也正是因为前朝政府所签下的合约,没达到或不符合上述条件。

一些计划,与其说“毁”约,不如说“悔”约,毕竟我方希望检讨和重新谈判。

高达80%的贷款、工程造价远超正常及合理估价、庞大的工程却没为国内带来实际的经济利益或制造庞大的就业机会,反而超过国家负荷,潜伏国家破产债留后代的危机,“唯有大幅度降价才有财务上和经济上的可行性”,可谓理直气壮,铿锵堂皇,也是政府坚持重新检讨议价及合作条款的理由,民间也难得不见反弹,与政府站在同一阵线。

中国方面的反应,评论重点集中在马哈迪的对华政策,而对投资项目压价或稀释中国投资所占份额,贷款成本和透明度等话题,当中也包含与前朝政府政治斗争的因素。

一带一路两个扣松脱

把问题放大到国际层面,隆新高铁和东海岸铁路也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发展路线,并且是东南亚区域重要的枢纽,突然出状况也将影响其进展,依时事评论人陈亚才的说法——等同于一带一路的其中两个扣松脱了,甚至东南亚的纽带可能断开。

在此之前,中国在斯里兰卡投资的伦坡港口项目也遭遇同样处境,国际评论因此将两者混为一谈,认为马来西亚是另一个有意让一带一路受挫的国家,也是同样的政权更迭,让中国再次面临外交窘境。

国际媒体也有意无意放大马哈迪“反中倾日”的形象,目的是借力打力,制衡中国势力的扩张,维护国家主权,避免经济侵略,即使有支持马哈迪与中国重新谈判的国人,其实也有对“反中倾日”说法的窃窃私语声音。

【独家】东铁毁约掀风云 首相访华负重任 引马中列车回正轨 马吉德

考量国家长远利益  

非针对中资一带一路

马中友好协会会长拿督马吉德强调,在评论新政府或敦马对中资项目喊停的事件之前,首先必须清楚了解马哈迪长久以来对马中关系的立场和表现,继而认清此次事件纯粹是从国家长远的经济利益考量,只是针对有问题的特定大型合作项目或合约,并非针对所有中资,更没针对中国或一带一路。

“马哈迪首次担任首相的22年期间,就为马中关系带来突破性的革新进展,达到稳健的高水平,这体现在马中庞大的双边贸易、高层互访、游客往来频繁、以及教育合作等各方面。”

他进一步强调,从过去到现在,不论是尚未开放或开放后的中国,崛起之前和经济强大的今时今日,马哈迪都不曾批评过马中关系,反而多次表态和支持马中友好关系。

“马中关系始终维持良好,新政府或马哈迪已多次强调这一点,毋庸置疑。这是必须清楚了解的简单事实。另外,中国方面也多次发出官方文告,甚至中国国家领袖也强调对马来西亚的重视,对两国良好关系的肯定。”

他说,马哈迪特派前财长兼政府顾问理事会主席敦达因拜访中国,也受到极高的尊重礼待,显示中国我国的重视。

造价贷款应互惠互利

检讨中资大项目问题关键不在于“中资”,而是针对造价、贷款及合作条件所存在的问题,要求真正互惠互利的合作,维护国家经济。

马吉德说,中国在大马的投资有很多种形式,一些是国营企业,一些是私营企业,比如碧桂园的森林城市是一家挂牌公司,东海岸铁路国营承建企业,一些中资只是承接本地的工程,即本地企业出资,一些则是中国人自己来投资,比如阿里巴巴带来科技(互联网经济)投资。

“这些外资为我们带来技术和经验,也有科技的转移,所以政府一直都重视这些外资,也会继续重视,这是无需争辩的事实,而除了遭喊停的几项大型合作,其他外资项目都很稳定,证明不存在针对性,而是要务实看待问题。”

他指出,此次事件主要是基于两大问题,一是成本太高,而成本之所以成为问题,因为不同于一般的外来投资,即外国企业本身出钱投资,而我国则向外资巨额贷款,并由外资企业承建的庞大工程,如果这样的贷款合作不会对国家造成沉重负担,就不会成为重大问题。

“但是,这幺重要且庞大的合作项目,高达80%的成本居然是贷款,现任政府认为有关合约的内容条款,并不会为我国带来实际的经济利益,反而会造成难以负担的沉重国债,所以才当机立断喊停,重新检视和谈判。这也是在谈判之前特派代表拜访中国所要传达的讯息,确保中方能够理解新政府紧急刹车的真正原因,并且表达重新检讨合约的必要性,同时希望中方也能检讨有关问题。”

他说,我国政府其实是想要尽速解决这些影响国家未来的重要问题,尽快与中方达致共识和谅解,正面解决问题。

【独家】东铁毁约掀风云 首相访华负重任 引马中列车回正轨 国内数个大型计划的成本动辄上百亿。

首次拜相委马吉德驻华  

敦马促成马中紧密发展

马吉德在1980年代至1990年代期间,曾任马来西亚驻华大使长达7年,亦即是马哈迪首次担任首相的时期。

他说,人们一直误解,并且忽略了马哈迪是真正建立、促进马中关系走向紧密的关键领袖,在马中关系的突破性建设上,有巨大贡献。

他从历史渊源解说,从四代首相即敦拉萨、马哈迪、阿都拉到纳吉,再回到马哈迪二度拜相的时代,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国际地位已大不同,而马中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密,在纳吉时代更被形容为“如日中天”、“前所未有的亲密”。

敦拉萨时代的中国仍是闭门锁国政策,他于1974年成为我国第一个访华的国家领袖,也使我国成为东南亚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

而后进入马哈迪首次担任首相长达22年的时代,中国也进入开放的改革时代,马中关系掀开新页。

“马哈迪视中国开放政策为绝佳契机,1985年率领代表团拜访中国,那是很大的革新策略,也是用行动告诉全世界,中国已开放了,那是一个契机,我们可以和中国做生意,有经贸往来,也要马来西亚把握机会。所以早在那个时候,他(敦马)就看到了中国的重要性。”

他说,后来,当中国遇到一些困难的时期,比如1989年,全世界尤其是西方国家借天安门事件抵制中国,但马来西亚秉持中立原则,没有参与抵制行动,也是在那个时候,马中经贸往急速增进,签下了许多的双边合作,包括教育、人民自由往来、文化和商贸往来等等。

深刻了解中国  

“马中如胶似漆”

根据马吉德形容,马哈迪首次拜相时代的马中关系是“突飞猛进”,他虽主张向东学习,以日本为学习榜样,实际上也极度重视邓小平领导下的新中国,国际关系学者胡逸山博士更以“如胶似漆”来形容马中关系。

他强调,“马哈迪其实很了解中国”。

马吉德说,“人们应对他和马中关系的稳健基础有信心。在我担任驻华大使期间,马哈迪已多次说过,不需要/不应该害怕中国,而是与中国建立友好关系。”

他指出,中国经济崛起后,更进一步成为我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国,出口资金和科技到我国,而今中国的科技与互联网经济发展,更是我国需要的有利外资,所以对这方面的合作也表现积极,这与马哈迪“向东学习”(向日本学习)的策略并无冲突。

从马中大使到马中友好协会,也是马大中国研究所客座教授,马吉德以本身的经验和专业拍胸口肯定,马中关系始终良好,不会受到影响。

“这一点从马中关系历史及国家领袖的互动都可清楚看出,即使此次马哈迪上台,就对中资项目喊停的事件,也不会对两国关系造成影响,因为并非针对中资,更非针对中国或是一带一路,而是纯粹的以国家经济利益为重,实在没有必要诸多猜测是阴谋论。”

相关新闻:

【独家】学者否定反中论 投资理念待磨合 马中关系乍寒还暖

【独家】虽拥与中谈判筹码 大工程喊停损马商誉

本报特约:陈绛雪

本报特约:陈绛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