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越南难民回马扫墓谢恩大马爱心不分国界

前越南难民回马扫墓谢恩大马爱心不分国界 越南难民及家人回返比农岛清明。

曾在登嘉楼比农岛难民营生活的前越南难民与家人不敢忘恩,趁清明节前来祭拜客死异乡的亲友之余,还特地感谢曾经协助他们的两位恩人,即已故王雅浩及登州苏丹殿下婶婶督潘刘艳芳。

此外,他们也筹款维修岛上“断头”佛像的经费,聊表感恩及回馈的心意。


他们一行40人分别从世界各地,包括美国、澳洲、加拿大、瑞士及越南,乘搭飞机先到吉隆坡集中,然后一齐到瓜登比农岛扫墓拜祭。

这些前难民或他们的家庭成员,昨晚在瓜登市区一家酒店会见两名恩人或其家人,感谢他们在越南人“投奔怒海”的岁月曾经给予的协助,让他们永远铭记在心。

前越南难民回马扫墓谢恩大马爱心不分国界 越南人特别请人在越南绘画恩人刘艳芳(右四)画像,以感谢她在他们落南期间所给予援助。

王雅浩打理难民坟场

据了解,当时,已故王雅浩负起整理越南难民资料的重任,并协助维持及打理在瓜登的越南难民的坟场。

王雅浩当时也是为越南难民船之137名罹难者进行大合墓的发起人,而督潘刘艳芳则主要出钱援助难民,并给予精神上支持。


今天前来者,有些本身曾是难民,而有些则是其家人或朋友。

前越南难民回马扫墓谢恩大马爱心不分国界 越南难民及家人移交王雅浩铜像予其家人,由两名儿子接领。

5000澳币助有需要人士

大家先后听着督潘刘艳芳、已故王雅浩遗孀张明丽及越南难民代表亚历克斯(难民儿子,目前定居美国)谈起投奔怒海的岁月,都勾起了大家的思绪,现场可以看到一些人红了双眼。

其中一名难民林喜通,在张明丽的见证下,代表其家人移交5000澳币支票予刘艳芳,以通过他们,协助州内需要协助之人。

前越南难民回马扫墓谢恩大马爱心不分国界 越南难民特别定制王雅浩铜像,感谢恩人的援助。

订制铜像纪念丈夫王雅浩遗孀感动万分

也是这次活动的筹委会主席张明丽指出,今天他们的前来一切都是因缘巧合,一份机缘。

她说,她没想到他们竟然在越南订制一个铜像来纪念其丈夫,让她与家人十分感动。

她说,当时越南难民逃难到比农岛时,每个人都扮演了一定角色,而她的丈夫只是尽一份绵力,没想到竟然会让他们铭记在心。

她十分感谢他们送上这份心意,相信其丈夫在天之灵也深感欣慰。同时也感恩其孩子们也见证这一刻。

前越南难民回马扫墓谢恩大马爱心不分国界 逾40名来自美国、澳洲、加拿大、瑞士及越南的越南前难民及家人与齐聚一堂,以感谢大马登州人在他们落难时给予援助。

刘艳芳盼难民每年来把登州当做第二个家

登州苏丹婶婶督潘刘艳芳指出,还记得,当年前往医院进行援助时,其中一名难民妇女在场告诉她,为了下一代,他们必须逃离自己的国家,才会有明天。

她说,当时的情况,想起来,仍然令人十分伤怀。

她说,她也曾在几年前,前往澳州时与当地的越南难民见面,了解他们在当地的情况。

她希望他们每年都可以前来登嘉楼,把登州当做他们第二个家。

前越南难民回马扫墓谢恩大马爱心不分国界 目前定居澳洲的越南前难民林喜通(左)特别移交5000澳币支票予刘艳芳(中),由张明丽见证。

越南难民林喜通:
1986年落难逃到大马

目前定居在澳洲并从事旅店业。

移交5000澳币是家族一份心意,感谢登州人在我们落难时给予援助,让我深感一丝温暖。

我是在1986年落难逃来马来西亚,并被安置在比农岛,然后1988年转往第三国——澳洲。

这是我第一次重返马来西亚,主要是要来拜祭故友。

前越南难民回马扫墓谢恩大马爱心不分国界 陈文雄陪同曾是越南难民的太太萧惠香前来比农岛扫墓。

陈文通:第二次前来
陪同太太前来扫墓

现年61岁陈文通指出,他是陪同曾于1978年在比农岛难民营生活的太太萧惠香(54岁)前来清明扫墓。

他说,这已经是他们第二次前来。

前越南难民回马扫墓谢恩大马爱心不分国界 越南前难民们重新为已掉漆的墓碑上色。

没人保养遗迹后人修复佛相墓碑

逾40名曾投奔怒海,在比农岛难民营生活的前越南难民或家人,今日回返比农岛扫墓,缅怀亲友。

1978年,我国中央政府为了应付大量涌入的越南难民,决定向登州政府暂借比农岛,开设难民收容所,之后在,在把所有难民皆送往第三国后正式关闭,小岛归还予州政府。

前越南难民回马扫墓谢恩大马爱心不分国界 越南难民也请一位师父在现场念经超度。

比农岛有“越南岛”之称,主要是在越南爆发越战后,收容逃难前来的越南难民。

比农岛距离登嘉楼海岸约15海哩,从首府瓜登码头乘船到该岛须要一个小时半才能抵达。

由于没有人进行遗迹保养工作,岛上的一些神像已遭到破坏,因此,他们这次前来也是为了修复佛相及墓碑。

这40余人当中,一些曾经来过,一些则是首次前来,但大家都对过往那段历史不胜唏嘘,却也对地方上的恩人心怀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