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党欢迎废2考试


(吉隆波)教育部长兼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提出或许废除小六检定考试(UPSR)及初中评估考试(PMR)的建议受到反对党议员的欢迎。不过,反对党议员强调,在废除两项传统全国考试制度之后,教育部必须确保学生的教育水平得以保持,不会因此而退步。行动党焦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指出,废除这两项考试的优点是可以让莘莘学子免于过重的学习负担,以及不会造成父母过于担心孩子的成绩。他说,在这强调金榜题名、成绩优先的社会,追求学问的最终目的已被忽略,换来的却只是追求功名的病态现象。应注重创意学习“作为父母的我,看到孩子要为了成绩而烦恼,每天下课后都不惜继续补习,但是在努力的过程中,所接受的却是填鸭式的教育制度。”陈国伟表示,学生在求学的过程面对考试是免不了的事,从中可掌握学生的进度。不过,创意学习的概念更为重要。他提醒教育部,在废除考试制度之后必须在其他方面稳守学生们的知识水平。比如政府在每年预算案中必须对各源流学校给予拨款;提供充足、合格及富有高素质及责任心的师资,以及提昇各学校的教学设备。“副首相提倡体育课、课外活动,必须满足这一方面的设备,好让学生在没有考试的压力后,投入创意学习。”另外,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指出,属于全国性的考试制度都扮演监督及掌握学生知识的掌握能力,一旦教育部废除考试,须提出完整的政策配套,加以监督学生的知识水平。她提出一项顾虑,即废除考试后,原本成绩较弱的乡区学生是否会越来越退步,相反地,为了更能确定本身的知识水平,城市学校会不会盲目地加深学生的学习程度?因此,教育部必须深思熟虑,拟定一套完整的政策,比如督学定时督学生成绩以及高素质的师资。蒲种汉民华小家教协会主席罗文森:或不注重课业取消小六评估考试制度令人头疼,考试可让学生们有上进心,积极学习地应对考试;若取消了小六评估考试,小学生或不注重课业了,毕竟考取优秀的成绩可称为学生们向上的推定力。虽然学校可透过学术活动了解学生们的表现,但校内进行的大大小小考试属对学生们的训练,与小六评估考试不同,这项考试可让父母及教师们了解孩子们未升上中学前的程度。若说学生因考试太多而面对沉重课业,但若学生们不经过磨练,又哪会成长呢?我们希望孩子接受教育能成才,出来社会时能表现独立及勇于接受挑战。董总主席叶新田:仍需时间研究我仍需时间研究此项课题,之前也曾提出此项建议,惟当时教育局出现多把不同的声音。小六评估考试是华小生升上中学的标準,因此我仍需一点时间研究课题。甲洞华小二校家协主席曾国兴:无法了解程度若教育部有意落实这项计划,就必须考虑以另一套模式监督学生们在学术上的表现。我担心一旦取消小六评估考试后,小学生将不再注重学术课业,父母们也无法了解孩子们对课程吸收的程度;毕竟小六评估考试是一项测试小学生们在离校前的测验。补习社负责人朱国葳:补习社受影响这是一项开倒车的制度,大马学生仍未达至可取消小六评估及初中评估的水平,毕竟国内很多学生的学术成绩仍未达到应有的水平,就连普通英语都未掌握好。若教育部落实此项制度,相信前往补习社将在制度执行初期受到影响,学生将减少到补习社补习,但这种现象仅维持约4年左右,学生们之后还是会选择补习。毕竟取消了全国评估考试制度,学校就会注重予校内考试,评估学生的表现。若学生发现成绩退步了,他们还是会以补习方式考取优秀成绩。华教界:应检讨非废除华教界人士认为需要检讨现有的考试制度,但不应该废除,因为11年后才要进行考试评估学生的表现,这时间太长了。董总副主席许海明受询时说,他认同目前的政府考试评估方式需要检讨,但是不认同将之废除。他说,政府考试是要评估一个学生的表现,如果仅保留大马教育文凭考试,那学生不是要在上学11年后才来参加考试,这时间太长了。他说,如果觉得现有的教育制度製造太多只为考试读书的学生,政府应该检讨目前填鸭式的硬式教育,加强人文教育。若仓促取消两种考试,可能会引起反效果。“以大马现有的教育状况,我认为有必要保留这两种考试。”许海明接受《》访问时说,教育部如果要推行任何制度上的改变,应该慎重考虑及计划。槟威董联会:应改善教育制度槟威董联会主席拿督杨云贵受询时不认同废除小六评估考试及初中评估考试。他说,考试是要评估学生的学习成果,而且全世界的学校同样有考试评估学生表现。他说,如果政府有意放宽及改善现有的教育制度,应该修正及改善教育制度,而不是废除这两种考试。他说,有了考试,政府才能通过考试监督学生的水平,民众也能通过考试监督国家教育的表现。章瑛:应设委会探讨槟州华教事务协调委员会主席兼国会议员章瑛说,虽然认同不能单靠考试来决定学生的表现,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考试。她认为副首相慕尤丁宣布这项建议太过轻率,并质问教育部到底有没有经过研究及收集科学资料才来宣布这项决定?她说,废除这两项考试是很重大的教育改革,教育部如果有意这幺做,也应该成立委员会进行探讨,而不是仓促宣布,然后要求公众提供意见。“类似这种决定是需要专门人员去研究和讨论,一般的家长根本无法提供甚幺意见。”“如果教育部认为要废除这两种考试,并由学校自行评估,那各别学校如何评估?是否已经有一套评估机制?这些都要经过研究。”‧2010.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