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城市用我们的货币

採访时间:2016年2月Bristol Pound 成立时间:2012年9月正式发行组织类型: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CIC)受访者:Chris Sunderland(共同创办人)、Graham Woodruff(共同创办人、Bristol Pound 软体工程师)

「想摆脱被资本主义蚕食鲸吞的命运,要从自己的货币开始。」共同创办人Chris破题直言。Bristol Pound和Real Economy不只想创造另类经济,更试图挣脱背后的束缚!

2009年,Bristol Pound发起成员和Bristol储蓄互助社接触,花了三年的时间筹备,2012年9月,Bristol Pound正式发行。「货币是一种促成对话的工具,当金钱流入当地店家,透过消费连结了当地人群和社区,这是Bristol Pound的价值。」另一位创办人Graham说,「推广宣传Bristol Pound是我们的重要工作之一,而建立货币与使用者之间的『信任关係』是最重要的第一步。」

Bristol储蓄互助社是Bristol Pound的金融支持系统。为什幺不选择与传统银行合作?「银行的一切都太糟糕了!」原本一脸严肃的Chris讲完后仰头大笑。Bristol Pound是仅限于大Bristol地区流通的货币,凡住在该区域者,即具有于Bristol储蓄互助社开设帐户的资格。欲开设Bristol Pound帐户者,也同时会在Bristol储蓄互助社拥有英镑帐户。无法开户者,则可到游客中心等指定地点以英镑兑换Bristol Pound。

回忆当初到英格兰银行进行发钞申请,面对银行人员谨慎仔细的提问。Graham细说,担心货币效期及通货膨胀问题,每张纸钞都有失效日期,比如第二版纸钞失效日为;英格兰银行要求发行单位署名,工作团队认为Bristol Pound属于全体市民,因此上头写了「People of Bristol」,此外也设计了严密的防伪识别,尚未出现伪钞的问题,由于铜板的製作成本很高,只发行纸钞。

全民启动,市长保证

开始筹备Bristol Pound时,工作团队将纸币和电子支付系统列为头两件最重要的事。现在可从Google Play下载的TXT2PAY,正是出自开发软体师Graham之手。APP的设计完全切合现代人的需求,比如可查询余额、消费纪录,在部分店家可直接用手机付费。

「Bristol Pound是一个真正流通的货币,目前已竭尽所能地涵盖食衣住行各方面。」Graham谈到,「我们尝试在食衣住行上找到对应的企业,鼓励也方便大家使用Bristol Pound。」

First交通运输集团的Inner Bristol区域可接受Bristol Pound,是目前接受Bristol Pound规模最大的集团之一;Bristol的市政税(Council tax)及商业税,还有Good Energy能源公司(家用瓦斯),也都接受Bristol Pound支付。此外,部分私人公司也改以Bristol Pound支付薪水,或分红选择以Bristol Pound支付。

我们的城市用我们的货币我们的城市用我们的货币
Bristol Pound的发行迈入第四年,分为四种面额,2016进行第二次改版,徵图竞选。十元面额,一面是英国倡议女性投票权的倡议者,另一面是Bristol第一位获得公车驾驶权的黑人。除了专业组,也有小朋友组的画作比赛。
我们的城市用我们的货币
Bristol Pound第二版的获选原稿

2012年9月发行后,在三个月内,Bristol Pound获得三百个店家响应,「店家期待成为Bristol Pound的一分子,且这对店家也是种宣传。」Chris坦言,最大的挑战是说服一般民众使用,以及对大型企业进行游说。「你在哪里採买?我们可以协助游说他们也使用Bristol Pound。」Graham与伙伴游说不同企业,串起产业链的上下游。

2012年,独立参选的市长候选人George Ferguson表示,当选后的薪水以Bristol Pound支领。此话一出,将Bristol Pound的能见度提升到了全国版面。Bristol Pound的推广过程中,George Ferguson是很重要的支持者。2015年,Bristol获选为欧洲的绿色之城,Bristol Pound是获选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们的城市用我们的货币
左:可使用Bristol Pound支付的店家 中:可以Bristol Pound支付的图示 右:可兑换Bristol Pound的图示。
预计两年内转型合作社

草创初期,Bristol Pound团队获得约50,000英镑资金挹注,包括政府、个人大笔捐款及企业捐款等。直到2016年3月,也就是採访当时,「我们的财务仍不稳定,仍需要向不同管道申请经费,比如正在进行的欧盟货币专案。」Graham乐观地说,预计两年内会完全稳定。

工作团队目前共有七位工作人员,因经费尚无法以全职聘任所有员工,每位的週工时四天,比如Graham的工时分配四天在Bristol Pound,一天在Real Economy。

Bristol Pound其中一笔财源是,当一般民众使用APP支付时,团队收取2%手续费,使用纸钞则可获得1%的手续费。Graham说:「目前Bristol Pound注册 CIC,CIC相对有弹性,和公司有一样的结构,但以社区的利益为最根本的核心价值。」不过Bristol Pound团队已决议于预计两年内转型为社区合作社,届时凡拥有Bristol Pound帐户者皆可成为社员,所有的店家、供应商等都是社员,届时的股金也将成为最稳定的财源。

城市的光荣认同

「大家都爱Bristol!不管是新加入还是土生土长,对这座城市都有很深刻的认同,期待有趣、新鲜的事在这里发生,这座城市也因此越来越丰富多元。」Graham和Chris谈起生活的城市时,声音很坚定,双眼发着光。「城市也是一个大社区。」

所有团队成员致力于永续城市的推动,尽己所能地将一切「在地化」,「使用Bristol Pound时,不只把金流留在本地,更可以创造八成在地工作机会。」Chris强调,Bristol Pound的存在是为了让本地经济更稳健扎实,每一个本地人都从中得利。

草创的前三年间,Bristol Pound团队花了很多时间与精神研究法规和技术,累积了一定的经验。「让大家在技术层面能少花一点时间,有更多的时间专心于社区和网络经营。」Graham和团队有意发展本地货币的城市,如伦敦Kingston区、伯明罕、利物浦、Cardiff等地,都已陆续开始发展在地货币。

一口气访完Bristol Pound和Real economy。走出Corn Exchange,往码头走去,钻进门口贴着大大的蓝色Bristol Pound字样的咖啡店,点了一块红萝蔔蛋糕和一杯咖啡,袅袅热气中,我欣然地被在地商铺包围。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哇!原来这也是合作社:大不列颠COOP踏查报告》,开学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陈怡桦

文字工作者陈怡桦,于2016年春天,透过群众募资,带着来自80位朋友的赞助与祝福,前往合作运动起源地——大不列颠,在当地採访29个合作社及机构,希望能透过这些合作社的故事,让台湾的合作事业有更多的可能和想像。

在东奔西跑的三个月里,看见各种不同样貌的合作社。听到看到愈多合作社的故事,愈感到更多的可能性。在英国,曾被认为Old fashion的合作经济,如今成了开创挑战资本主义的新机转,集结了「Community/社区」的力量,成功挑战连锁企业的事业体,甚至出现「私有」走向「共有」的不同可能。

这趟採访中,在没有任何预设的情况下,劳动合作社意外地成为此行最大重点。作为合作社的其中一种类型,如何落实「一人一票」、「共同决策」,从受访者的回答可以发现,在劳动合作社的运作中,打破了许多过往认知和束缚。他们的故事,也让我们得以从传统的雇佣关係中鬆绑,或许,劳动合作社将成为年轻世代的另一条出路。

我们的城市用我们的货币